• 设为首页
  • 加入桌面
广州直播 > 时政要闻

互联网 广州直播站内

武校生致伤案:伤者称有女友 未骚扰邻座

2016-10-27   来源:www.zqjiaoyu.com  作者:大连教育网
字号:

2015年3月23日,郭强和苟楷在泸州客运中心,与张润发生冲突,张润被踢成重伤。上游新闻记者 王鑫 摄

还有880天,郭强的缓刑考验期就结束了。

一年前,他和同学看到素不相识的女生被骚扰,决定帮忙。冲突也快速升级,郭强一脚踢上去,比他大11岁的张润休克,后被鉴定为重伤二级。

郭强是专业运动员,曾获市级散打冠军。在郭强看来,他是在“见义勇为”,不是“故意伤害”。几天前,郭强委托朋友在网上发帖,希望那位女生能站出来作证。

张润和其家人一直否认张润对女生动手动脚,并指责郭强下手太重,让本来好好的一个家痛苦万分。

4月18日,上游新闻记者在四川宜宾、泸州两地进行调查,探访这起“以暴制暴”事件背后的谜团。但无论女生是否出现,至少两个年轻人的命运就此改变,两个家庭的境遇也一落千丈。

大巴上:后排座发生的“性骚扰”

时间的轴线回溯到一年前的2015年3月23日。

当天下午,四川省江安县中华武术学校在校生郭强、苟楷等数人参加完散打教练员培训班学习后返校。

原本他们应当坐同一辆车回去。但是座位不够。在教练的安排下,郭强等4人要先从都江堰坐大巴回泸州,再转车回江安。

郭强和苟楷并排坐在客车中段的右侧位置上,女生A独自坐在郭强的左后排靠窗的位子。

郭强清晰的记得A女生的外貌:不到1米6,偏瘦,皮肤有点黑,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她的嘴有点缺陷。”

客车行驶到成都时,准备回泸州市龙马潭区石堡湾南洋汽车修理厂的张润上车了。

郭强向上游新闻记者详细叙述了事件的经过:张润上车后坐到A的旁边。当时,A正在睡觉。

没一会,苟楷无意中发现张润对A动手动脚,便喊郭强看。他俩不清楚张润与A的关系,以为是情侣闹着玩,就没放在心上。又过了一会,A醒了,开始打电话。郭强说:“后来我还跟A对视了一眼,A也没啥暗示,我也就把头转过来了。”

在高速公路隆昌服务区休息时,郭强看出了端倪:张润叼着烟在女厕所门口继续纠缠A,被A挣脱。回到车上时,A本想换座位,但没有如愿。

郭强活动的奖状和奖牌,他希望女生能站出来为他作证。上游新闻记者 王鑫 摄

那一脚:一招鞭腿击中左脸

下午6时许,汽车到达泸州西南商贸城。

下车在附近买东西吃的郭强和苟楷又看到张润与A在拉拉扯扯。两人意识到事情不对,赶忙跑了过去。

这时,A已经坐上一辆出租车。

“我看到张润上了后面一辆出租车,他还指着前面的(出租)车说,跟着那辆车走。”郭强说,他问A认不认识张润,A回答不认识。郭强示意A赶紧走,由他们拖住张润。

郭强走到张润的出租车前。彼时,苟楷已经把张润从车上拉了下来。

郭强说,张润一直在骂,还动了手。苟楷用膝盖顶了张润一下,郭强也踢了他左大腿处。身高约为1米7的张润摆起架势准备还手。

可他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这两个“95后”都是“练过的”。其中,郭强还曾获2013年宜宾市第三届武术散打争霸赛青少年男子48公斤级第一名。

郭强见势,使用了一招鞭腿,击中张润左脸。张润顿时休克,向右后方倒去,后脑勺重重摔在水泥地上,鲜血直冒。直到今日,郭强还不太相信自己踢的一腿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怕闹出人命,苟楷赶忙上去掐张润的人中,郭强则让同伴去买纸买水。在张润恢复神智后,郭强拨打了120。

记者掌握的一份材料显示,苟楷自称,事发后,他“主动拨打了报警电话”。

此后,警车、救护车相继到达现场。在把张润送到医院后,郭强和苟楷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

张润(右)和母亲鄢世会。上游新闻记者 王鑫 摄

获罪者:判两年半缓刑三年

后面发生的事情,是郭强始料未及的:

当天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被执行逮捕,羁押于泸州市看守所。9月18日,被取保候审。

据郭强的父亲郭仲福说,去接儿子出来时,感觉“整个人像傻了一样”。

在郭强走出看守所的前一天,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龙马少刑初字第9号刑事判决。

记者获取的判决书内容显示,检察机关指控,2015年3月23日18时许,郭强与苟楷在泸州西南商贸城客运站出租车进站处,指责被害人张润在都江堰至泸州的客车上猥亵妇女,并对张润进行殴打。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郭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

与郭强的描述和检察机关的指控表述不同,法院将张润对该女子的行为称为“不文明举动”。且在客车到达泸州西南商贸城客运站后,“郭强上前指责被害人张润并对其殴打。期间,郭强用鞭腿踢中被害人头部致其倒地,倒地时头部着地受伤。经鉴定,张润为重伤二级。”

此外,该份判决书还显示,在审理过程中,郭强家属赔偿21200元,并取得书面谅解。张润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撤回对郭强、苟楷及江安县中华武术学校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龙马潭区法院认为,郭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且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综合考虑郭强的犯罪性质、情节并结合其认罪态度,决定对其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龙马潭区法院判处郭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头一回打官司的郭家并没有多少法律知识和经验,等他们反应过来,早已过了案件的上诉期限。

张润(右)头上的伤口。他的父亲张才万一筹莫展。上游新闻记者 王鑫 摄

民事责任:三方共同承担

除了刑事上要承担责任,在民事上,郭强和其监护人也要承担相应责任。

2015年9月6日,张润向龙马潭区法院递交民事诉状称,他准备打的回修理厂时,被郭强、苟楷拳打脚踢,造成他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枕骨骨折、枕部头皮挫裂伤等多处损伤,住院54天,花去医疗费6万多元。

龙马潭区法院于2016年3月22日作出的(2015)龙马民初字第2472号民事判决显示,张润作为成年人未在公众场合对自己的言行举止加以约束,引起郭强、苟楷不满,对其实施了殴打,导致本次事件的发生,系诱因,与本次事件存在一定的因果联系,对此,张润依法自行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郭强虽然事发时未满十八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但根据郭强的认知、识别能力以及接受教育程度等因素,应知晓暴力殴打他人的行为系一种违法行为而故意为之,造成原告头部受伤的严重后果,郭强应承担本次事件的主要责任。

苟楷作为成年人,在面对张润不雅行为时未通过采取合法途径,如报警等加以制止,相反在张润停止不雅行为后,伙同郭强对张润实施殴打,造成张润受伤,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法院根据相关规定并结合当事人庭审自认,依法核定张润的各项损失金额由张润本人承担10%、郭强承担60%、苟楷承担30%。

据悉,郭家认为法院判的民事赔偿数额太高,不服判决,已向泸州中院提出上诉。

发帖子:当事女生你在哪里

“我真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4月18日,在宜宾市兴文县一家茶馆里,上游新闻记者见到了处于缓刑考验期的郭强。

郭强个头不高,头发向上梳着。他从一个文件袋中掏出一摞证书和三块奖牌问自己:“这些东西现在还有什么用?”

在镇上的中学读完初一后,郭父就把儿子送到江安县中华武术学校。几年训练下来,郭强小有成绩,前途也本应一片光明。郭仲福说,以儿子的水平,考上成都体育学院没有问题,甚至进省队也是可能的;就算上学不行,去当兵也有优势;再不济,当个散打教练也是可以的。

不过,这些美好的愿望已化成泡影。从看守所出来后,郭强辍学回家。在家待了一两个月后,郭强和父亲、表弟一起到工地上干活,一天能挣80元。

“不然还能干什么,总不能去当小混混吧。”郭强点了一支烟说,(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学会了抽烟,“心烦的时候能舒服点”。

郭强至今不后悔自己出手帮忙,他说如果自己没练过武,估计不敢出手。但他有这个能力,看到别人需要帮忙,就不能坐视不管。有时候,郭强也会想,假如当初没有制止张润,万一A遭遇不测,他会内疚一辈子。郭仲福同样坚持认为儿子是在做好事。

也正是基于这种想法,郭强委托朋友在网上发起了寻找A的帖子,希望A能为他作证,证明“张润仍在实施侵害”。截至记者发稿前,该贴仅在上就有3万多网友转发。

“我现在每天都在算着日子。”才满18岁没多久的郭强说,希望这八百多天顺利过去。

被打者:否认在车上骚扰女性

19日中午,上游新闻记者来到泸州市江阳区黄舣镇石面村十社,张润的老家就在这里。

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很难与郭强口中的那个骚扰邻座女性的人联系起来:张润行动迟缓,就连说话都很费力。

在母亲鄢世会眼里,家里唯一的儿子很听话。张润初中毕业后,鄢世会就把儿子带到广东虎门布料市场去跑销售,五年后回到泸州进入一家保险公司推销保险,后来又到修理厂给老板开车。

长得好、不惹事、口才好也是同村人对张润的评价。说起张润的遭遇,受访的所有村民都觉得可怜。

张润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他的确与A说过话,但绝对没有动手动脚。中途A睡着了,头靠在自己身上。到泸州后,他也没示意出租车司机跟着A,而是回修理厂。

张润说自己莫名其妙地被苟楷拖下车打,随后郭强过来帮忙,悲剧发生。

张润的父亲张才万也不相信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出来。张润说,事发半年前他就谈了个女朋友,被打成重伤后,女朋友也和他分手了。

为了给儿子治病,张才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找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到目前为止,郭强和苟楷各赔了两万多块钱。此外,张润每个月还要吃药恢复。这些药一个月要花5千元,而张润至少还要再吃半年。

现在,一家人就靠着张才万当保安的工资和不到两亩地维持生计。偶尔,鄢世会也会到附近的工厂打打零工,一天挣60块钱。

“他现在筷子都没法拿。”说起儿子,鄢世会一度流泪:“孩子的未来、我们整个家都被毁了。”

当听说郭强还要找A为他作证时,张润的父母很气愤。鄢世会说:“我们都还没说冤,他倒先喊起冤来了。”

张才万表示,如果自己的孩子把被人的孩子打成这样,就是借钱也要把该还的钱还上,还要去探望对方。而现在,不仅没一个人来家里看看张润,该赔的医药费也不给。反倒是他们觉得郭强的前途也被毁了,出于同情,签了谅解书。

鄢世会也明确表示,他们没有谅解苟楷。如果不是他把张润从车上拉下来,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她说:“法院没有追究苟楷的刑事责任,我们很不理解。”

法院表述:“以暴制暴”不可取

据郭强和张润的家人叙述,事发后,苟楷一直在回避此事。两家都联系不上苟楷,只知道他现在在成都上大学。

19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联系苟楷的姑妈苟业秀。对方称,苟楷与母亲吵架,没上学了,现在外地打工。至于苟楷现在身在何处、电话号码是多少,苟业秀表示“不知道”。

此前,记者来到事件发生地。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但说起冲突这事,不少出租车司机都听说过。不过,事情被传得五花八门:有师傅说几个人是因为争抢女朋友打起来的,也有人说,他们是在抢出租车。

记者发现,在离冲突事发地约30米左右的地方,就是客运中心站综合执法平台,公安、城管都在内办公。

有出租车司机说,如果张润的确对A动手动脚,郭强和苟楷两人哪怕是把张润扭到执法平台请警察处理,也不会酿成这样的悲剧。

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龙马少刑初字第9号刑事判决有段表述值得思考:

纵观本案,虽系被害人的不当行为引发,但被告人郭强作为专业运动员选择“以暴制暴”的方法亦不可取,在给他人造成严重伤害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严重的法律后果。

希望郭强牢记此次教训,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学会遇事冷静处理,采取合理合法方法解决困难和问题。

律师观点:当事女生的证言很重要

法学博士、北京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雷认为,如果有足够证据表明,冲突发生时张润仍在实施不法侵害,那么郭强、苟楷的行为是基于见义勇为的正当防卫行为,他们符合“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的本质特征。他们的行为既不是报复,也不是寻衅滋事,而是在于制止不法侵害,保护他人合法权益;

反之,如果有足够证据表明,张润已停止实施不法侵害或自始至终没有实施不法侵害,郭强、苟楷的行为就不属于正当防卫。

因此,A和现场群众的证言就比较重要。

此外,根据泸州市龙马潭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和民事判决,认定了张润对A至少有“不文明”行为。在制止张润对A的纠缠和骚扰过程中,两人使用的暴力如果超越必要的限度给他人造成重伤的危害结果,就属于防卫过当,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因被访者要求,郭强系化名)

标签:武校生致伤案:伤者称有女友 未骚扰邻座,李钟政,器械科陈溢轩孙禹牧,,干士,

参与互动
网站介绍 | 联系方式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广州直播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京ICP备0506715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62]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广州直播《www.2bo.cc 》、一网打开,应有尽有。 客观真实性,媒体公信力,社会影响力;广州电视台直播,广州电视台在线直播,广州电视,广州电视台竞赛频道 雄厚的新闻资源;良好的政府资源;扎实的技术资源。